永利酒店赌场深圳唯冠难逃破产命运 转型LED压力大

正当深圳唯冠与苹果之间的和解谈判僵持不下之时,深圳唯冠却遭小债主搅局。据广东法院网昨日发布的开庭信息显示,台湾富邦产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已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针对深圳唯冠的破产清算,该案将于本周三下午开庭。

9月19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富邦保险申请唯冠科技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进行了终审宣判,裁定由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深圳唯冠破产清算一案。

虽然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已对富邦申请唯冠破产案进行了终审宣判,认为唯冠资产价值低于原审自认的债务2.8亿美元,资不抵债的事实可以确定,但深圳唯冠创始人、董事长杨荣山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并不意味着唯冠一定会破产,现在只是受理破产,破产还要开债权人会议,大多数债权人不希望破产,如果破产还要花一年多时间,还要花很多钱。”

3月4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广东高级人民法院还没有对iPad商标在中国内地归属权作出二审判决,台湾富邦产物保险股份公司针对深圳唯冠提起的破产清算申请,再次让案件走向出现多重变化,结果更加扑朔迷离。

7月2日消息,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今日公布,苹果公司、IP公司与深圳唯冠公司iPad归属权纠纷上诉案终于尘埃落定,双方终达调解协议,苹果公司已按调解书的要求向广东高院指定的账户汇入6000万美元。

记者了解到,富邦公司与深圳唯冠的纠纷账款约为6000万元,仅是小债权人之一。而深圳唯冠的主要债权人则是包括中国银行、民生银行等在内8家银行,深圳唯冠与苹果的商标权诉讼正是有8家银行在背后发起。

唯冠集团这家曾经的显示器巨头拟转型至LED节能领域,作为旗下核心公司,如果深圳唯冠破产清算,无疑会增大其母公司唯冠集团转型的压力。

破产无悬念

委托代理人、深圳中银高级合伙人陈忆律师通过媒体披露说,因债务纠纷,2010年11月份的时候,深圳中院判决深圳唯冠向富邦保险支付867.97万美元,在富邦申请强制执行之后,盐田区法院查明,在执行过程中查封、处理的深圳唯冠的财产,都已经被用于抵押贷款,银行享有优先受偿权。据此就认为说,深圳唯冠目前没有其他财产可供执行的。于是在去年的6月27号,富邦保险就申请深圳中院宣告深圳唯冠破产并对它进行破产清算。在破产听证会上,深圳唯冠承认企业已经严重资不抵债,但是公司正与美国苹果公司就iPad商标权进行诉讼,未来有可能用获得的赔偿来偿还债务。富邦保险就表示说,鉴于这个商标权诉讼判决还没有生效,深圳唯冠用未来不可预知的赔偿款来证明自身的债务清偿能力,是缺乏说服力的。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表示,本案调解协议于6月25日生效。苹果公司于6月28日向该案的一审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上述民事调解书。深圳中院于今日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送达了将涉案iPad商标过户给苹果公司的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

今年3月,富邦公司曾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针对深圳唯冠的破产清算申请。但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深圳唯冠名下无形资产之一的iPad商标未作评估,商标价值尚未确定,尚不能认定深圳唯冠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对申请人富邦公司的申请不予受理。随后,富邦公司于4月10日就这一裁定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中国家电商业协会营销委员会副理事长洪仕斌表示,虽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是LED行业目前的竞争环境亦非常恶劣,唯冠集团能不能转型成功,很难判断。

就在各方认为深圳唯冠拿到苹果公司6000万美元和解金再无故事后,唯冠又出了新的变化,而且处境更为危险。

依据我国《破产法》的规定,法院一旦裁定深圳唯冠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两家公司对于iPad商标归属权的诉讼也将因之中止。现在就是要看是广东高院的二审判决在先,还是深圳中院裁定在前。还有一种可能是说,矛盾全部集中到广东高院。因为最高人民法院《破产法司法解释》中就特别规定说,在人民法院没有接收申请人提出的破产申请、未向申请人出具收到申请及所附证据的书面凭证,或者没有在法定期限内作出是否受理的裁定等情形下,申请人可直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而上一级人民法院收到这个破产申请后,应当责令下级法院依法审查并及时作出是否受理的裁定;下级法院仍不作出裁定的,上一级人民法院可以作出裁定。那么就是说上一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的,可同时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审理该案件,所以说深圳唯冠能否起死回生,很难预料,就看深圳中院还有广东高院他们如何做出这个处理了。

事件要追溯至2001年6月21日,深圳唯冠注册了“iPad”商标。2001年到2004年,深圳唯冠的母公司台湾唯冠获得8个“iPad”相关注册商标专用权。2009年8月,IP公司向英国唯冠提出收购唯冠在各国登记注册的所有iPad商标的意愿,后经多次辗转,谈判主体变成IP公司与台湾唯冠公司。双方于同年12月23日签署商标转让协议,约定转让标的为10个iPad商标,其中包括深圳唯冠在中国大陆注册的涉案的2个iPad商标,转让对价为3.5万英镑。

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未获8家银行组成的债权人委员会支持,此案很难对iPad商标案产生影响。而目前8家银行的债权人委员会正就“iPad商标”问题与苹果进行谈判。

6000万美元不够偿债

9月19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中国台湾富邦产物保险股份公司申请深圳唯冠公司破产清算案进行了终审宣判。

2010年2月,IP公司又以10英镑的价格将上述10个iPad商标转让给苹果公司。之后,苹果公司要求深圳唯冠变更涉案两个商标权属的注册登记时遭到拒绝,深圳唯冠公司称,台湾唯冠公司无权处分深圳唯冠公司的商标,其从未将涉案商标转让给苹果公司,双方引发争议。

此外,深圳唯冠代理律师谢湘辉昨日也对新快报记者表示,破产清算案的官司不会影响iPad商标案。他认为,如果深圳唯冠被裁定破产清算,意味着深圳唯冠作为经营主体已经结束,但作为法律主体的仍然可以行使财产权利,这其中包括iPad商标权。他同时表示,目前深圳唯冠的所有债务在4亿美元左右。虽然不能保证苹果最终的赔偿能够覆盖深圳唯冠所有债务,但预计能覆盖大部分。他还透露,相信iPad商标案在下半年会出结果。

在沸沸扬扬的苹果和唯冠iPad商标纠纷案之前,富邦保险就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深圳唯冠破产清算。但后来的裁定结果是,登记在唯冠公司名下的“iPad”商标价值尚未确定,尚无法认定唯冠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以此为由法院不予受理富邦保险的申请。

宣判结果称,唯冠公司的资产状况在二审中得到明晰,其资产价值低于原审自认的债务2.8亿美元,资不抵债的事实可以确定,原审法院已经具备受理富邦保险申请其破产清算申请的法定条件,因此裁定由原审法院受理富邦保险申请唯冠公司破产清算一案。

2010年5月,苹果公司、IP公司与深圳唯冠的iPad商标权属纠纷诉诸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订立转让合同的台湾唯冠无法代表深圳唯冠,苹果也无法提供证据证明上述表见代理成立,并以此为由驳回IP公司、苹果公司的诉讼请求。后两公司不服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唯冠当时同苹果的官司,暂时成了深圳唯冠避免进入破产程序的“护身符”。而富邦保险不服,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盛峰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于国富9月20日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富邦保险来申请唯冠破产清算符合破产法规定,有权利来申请。只要是认为唯冠不能清偿自己的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提出请求。”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今年2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庭审中,苹果提交了一份新证据,即深圳唯冠公司的内部签呈文件并申请其参与谈判过程的员工罗宾逊出庭作证,试图证明IP公司之前的原谈判对象是整个唯冠集体。对此,深圳唯冠予以否认。法院当庭未宣判。

永利酒店赌场,今年7月,苹果和唯冠的商标纠纷案以和解的方式尘埃落定。苹果公司向深圳唯冠支付6000万美元的和解费用。当时,唯冠董事长杨荣山对媒体表示,自己并不能从这6000万美元中获得什么,这笔钱主要将用于偿还深圳唯冠的债权人,目前唯冠的各项资产已经明晰,各个债权人的清偿工作都在进行中。

“从7月份苹果支付唯冠6000万美元和解信息一公布,实际上,唯冠进入破产清算就没有悬念了。唯冠资不抵债明显缺乏支付能力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唯冠iPad律师团主席、广和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肖才元律师9月20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之后,深圳唯冠与苹果进入和解谈判阶段。据报道,苹果曾报价1亿元人民币以购买iPad商标在中国大陆市场的使用权,但深圳唯冠没有接受。据接近谈判的人士推测,由于唯冠已经破产,其iPad商标已经被包括中国银行、民生银行在内的8家债权银行查封,此次谈判的相当一部分主导权在这8家债权银行手中,唯冠尚欠这8家银行4亿美元,以此推测,唯冠方面的底线价位为4亿美元。

然而,这6000万美元并不能偿还深圳唯冠的所有债务,公司依旧处于资不抵债的困境中。杨荣山表示,深圳唯冠的债务为2.8亿美元。显然,6000万美元相对于2.8亿美元而言,差距巨大。据此,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审法院已经具备受理富邦保险申请深圳唯冠破产清算申请的法定条件。

“瓜分”6000万美元

此次和解苹果支付6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8亿元。

富邦保险的委托代理人、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陈忆律师说,进入破产受理以后,是进入破产清算,还是破产重整,或者是破产和解,目前还没定论,要等到法院的最终裁定。

“一直都说我们富邦保险的债权比较小,这些是舆论,包括银行胡说的。我们富邦债权并不小,八百多万美金。我们在普通债权里并不是小债权人。银行占了很大,但是银行是有抵押的,有房产抵押。比如唯冠所有厂房拍卖之后偿还了银行的抵押款。银行虽然总债额很大,但是这些债额是有保障的,唯冠是把厂房、土地、设备抵押出去才贷了款。他们的资金缺口并不大,所以在普通债权里,我们是大债权人。”富邦保险的委托代理人、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陈忆律师9月20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iPad商标之争是苹果在中国大陆遇到的第二起商标案件。2009年,苹果公司曾从汉王科技手中购买了iPhone商标。双方于2009年7月18日签订了《商标和解及转让协议》,汉王科技获得苹果支付的365万美元的商标转让费,约合人民币2500万元。

根据公开资料,深圳唯冠共欠下富邦保险6000万元的欠款。为何一家电子产品公司会欠下保险公司巨额债务呢?陈忆解释说,当时一家较大的供应商在向唯冠供货的时候,购买了富邦的信用保险。如果唯冠到时候不给货款,就由保险公司来代付。

根据杨荣山此前对外披露的信息显示,唯冠集团现在外债大约为4亿美元,其中下属公司深圳唯冠的债务就高达2亿多美元,有100多个债权人,最大的债权人为中国银行、民生银行、国开行、广发银行、交行、浦发行、华夏银行以及平安银行八大银行。

(搜狐家居石家庄站编辑刘建硕转载)

“当时唯冠就没付这笔钱,后来状况已经不好了。所以保险公司就把这笔钱代付了。”陈忆说,如果不进入破产程序,苹果支付的6000万美元,富邦保险就一分都拿不到了。因为该商标是被工商银行查封的,如果按照平常的法定程序,不进入破产程序的话,就是谁查封谁得益。但进入破产程序后,按照比例来分。

“富邦保险作为普通的债权,我们不走破产程序,所有的资产我们是拿不到的。因为当初盐田法院已经给我们下了执行裁定,说唯冠没有任何资产可供。”陈忆律师称。

唯冠集团有意转型LED

于国富进一步对本报记者称,“破产进程是由人民法院和人民法院认为破产需要组成的破产债权人会议来作为权利机关的。富邦保险可以启动这个程序,但不能左右这个程序。富邦保险最后能不能拿到这个钱也是个问题,但是它要提出申请,只有进入破产程序,才有可能拿到偿付的钱。”

杨荣山是唯冠集团创始人,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以20万元起家,辉煌的时候全球10台显示器中有一台来自唯冠,年销售额超过100亿港元。

而在富邦与唯冠的纠葛中,帮助唯冠与苹果打官司的律师事务所也开始追讨自己的律师费。

在家电观察人士刘步尘的印象中,从2002年开始,这家公司一直在走下坡路。他回忆说,2003年摩托罗拉曾希望和唯冠合作,由后者为前者代工电视。“当时摩托罗拉能选中唯冠,肯定还是看中它的实力的。”

于国富称,“唯冠律师团队的律师费用很有可能作为普通债权来清偿,在没有特别约定情况下,唯冠律师团队的债权是普通债权,同一顺序的。唯冠律师团队是否能拿到律师费用,得看清偿完前几个顺序后还能不能剩。如果能剩下,能剩下多少,够不够普通债务人分。一般不够普通债务人分,那么就要按比例清偿,或者干脆清偿完前几个顺序就没有钱了,普通债权人就没有办法得到清偿了。破产就是这么一个残酷的程序,大家已经分完了,就拿不到钱了。”

刘步尘说,2004年,唯冠集团也曾考虑转型做自有品牌电视,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不了了之。而在富士康等企业国际代工业务越做越大的时候,唯冠的声音却越来越小。

唯冠转型困局

在今年7月唯冠获得苹果公司6000万美元和解金的时候,杨荣山对媒体表示,自己希望带领唯冠转型节能领域。昨日,杨荣山向媒体记者表示,转型节能领域主要是进入LED领域。

“这并不意味着唯冠一定会破产,现在只是受理破产,破产还要开债权人会议,大多数债权人不希望破产,如果破产还要花一年多时间,还要花很多钱。”杨荣山9月21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洪仕斌分析说,现在LED行业竞争环境特特别恶劣,进入这一领域也很难。在节能环保等概念的推动下,LED投资一直高烧不退,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共有近万家LED企业,而在激烈的竞争中,很多企业处于微利甚至亏损状态,只能依靠政府的补贴装扮业绩。而从去年开始,时不时就会传来LED企业倒闭的消息。

对于唯冠的未来,杨荣山7月在与苹果公司达成和解时表示,希望带领唯冠转型节能领域,主要是进入LED领域。

不过,洪仕斌也表示,毕竟唯冠有自己的规模,曾经的实力也不可小觑,结束了同苹果的官司,品牌知名度也更高。如果技术跟上步伐,或许还有突破的可能。

不过业内有市场观点认为,目前LED行业的竞争十分激烈,唯冠集团要想转型成功,有不小难度。

刘步尘认为,LED代表照明的发展方向,市场潜力大,但是目前市场表现并不如预期。但另一个方面,整体而言LED投入不会很大,看唯冠这次能不能把握住机会。

但杨荣山对此并不认同,他9月21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唯冠转型LED行业有三个优势:一是唯冠有20多年从事耐久性产品的设计、生产经验,所生产产品多数具有超过十年的耐久性;二是LED行业虽然竞争激烈,而唯冠与这些产品区别的是走“高端路线”;另外唯冠在全球多年的行销经验也会给唯冠转型带来不少帮助。

杨荣山指出,深圳公司只是集团旗下的一个子公司,不影响公司未来的转型。“深圳只是一个公司,他不能代表整个唯冠集团。我们也还在努力,看看吧,我们不方便多说,这个事比较复杂。”

对于深圳唯冠破产危机对唯冠转型的影响,杨荣山认为,不会带来什么影响,“深圳唯冠只是唯冠集团的一个子公司。”

网站地图xml地图